聘弱勢工友 黃世銘不買權貴的帳
2010/01/26
【聯合報╱本報記者蕭白雪】

 

 

「司法鐵漢」黃世銘剛正性格,得罪不少政治人物,公認地辦案剽悍;不過,他私下卻有著雙魚座的浪漫及軟心腸,例如不接受關說聘用工友,而選擇低收入戶當工友,讓不少家庭對他感激在心。

 

黃世銘在法務部檢察司副司長任內,在極度保密下經手完成美麗島政治犯黃信介、林義雄等人的赦免作業。在檢察長任內,起訴當時國民黨籍的正、副議長賄選案;主動剪報分案調查已故桃園縣長劉邦友涉嫌不法案,不顧高層擬將案件移轉的意見,即時起訴,得罪當時國民黨重量級大老。

 

首度總統民選,黃世銘擔任桃園地檢署檢察長,桃檢是唯一查獲國民黨李連樁腳涉嫌賄選的機關;當時有人願幫他安排與總統府高層會面,檢察高層甚至利誘他,只要不馬上起訴就安排他升官,但他仍堅持依法行事。

 

兩千年首度政黨輪替,黃獲法務部長陳定南肯定,從法務部主任秘書調升台北地檢署檢察長;十個月任期內,他起訴當時的國民黨重量級立委游淮銀、王令麟、蔡豪等人,民進黨把他列為掃除黑金重大績效。

 

但是,宋楚瑜的興票案在他手上獲不起訴,讓民進黨對他很有意見。陳水扁強調「動搖國本也要辦到底」的拉法葉案,特調小組要將雷學明等將官與獵雷艦案的海軍前上將葉昌桐等人起訴,黃世銘與檢察官認為證據不充分,堅持不能過關;沒多久,他就遭撤換。

 

新北檢檢察長施茂林接手不久,拉法葉案與獵雷艦案就都起訴;而今,葉昌桐已經獲判無罪確定,雷學明在一審歷經八年還未結案宣判。當年害黃世銘丟官的兩大案,迄今他都不後悔。

 

黃世銘是藍、綠政治人物都不喜歡的執法者。陳定南當年雖然撤換黃世銘的北檢檢察長職務,仍欲安排他出任台南高分檢檢察長,但遭拒;陳後來安排他接掌法醫所所長、推薦他出任監察委員,也都遭婉拒。陳定南病逝前,黃世銘前往探視,兩人相約「來世再共事」。

 

長期以來,法院、地檢署工友常是司法首長安排家人、或接受關說安排特定人士;黃世銘擔任首長期間,遇到工友出缺,都要求優先選擇低收入戶或殘障人士,使得弱勢家庭的子女就學有了保障,對他而言,認為照顧弱勢比照顧權貴更有意義。

 

陳水扁總統任內,兩度提名檢察總長,當時檢察體系推薦的第一名都是黃世銘,但阿扁從未提名他。執政黨錯失好的檢察總長人選,讓民進黨快速腐敗,政治人物是否記取教訓?

 


 

黃世銘無價寶 愛女文章「父親的名片」
2010/01/26
黃世銘愛女黃宜君。 圖/聯合報提供
【聯合報╱文╱黃宜君(原載於幼獅文藝)】

【前言】

黃世銘的財產申報裡有件「無價之寶」—女兒黃宜君的遺著《流離》。女兒生前愛寫作,這篇「父親的名片」寫於民國九十年,當時黃世銘從當了十個月的台 北地檢署檢察長遭撤換不久,貼心的女兒寫下剛正不阿的父親形象,收錄在九十四年出版的《流離》一書;女兒已無法收集父親最新的名片,但女兒留下的文章,真 實側錄了黃世銘的行事風格。

 

長年以來父親的名片一直深藏在我的皮夾內袋。我極少取出來示人,介紹:這是家父。儘管我非常以父親為傲,父親卻希望家人儘可能地低調,不張揚不炫耀,不引起旁人的注意。直到父親再一次調職,新的名片印製完後,我才想起舊名片還躺在皮夾的底層。

 

父親經常調動。在他的司法官生涯裡,他不斷地面對不同的職銜、不同的城市、不同的氣候與不同的人事,因著緯度的改變而決定行李的重量和西裝的質地。父親上 任的時候總會給我一張新的名片;官式的雪白珍珠紙,工整墨黑的標楷體肅雅地印著父親的職稱與姓字。這樣的名片總給與我一種恆定不變的安全感,彷彿無論父親 在這座島上多麼遙遠或陌生的縣邑面對荒寂惡寒的人性種種,他仍然在我的身邊為我擋去世間邪祟。

 

父親總是忙碌的。

 

關係父親最初始的記憶便是父親伏案趕寫書類的身影。經常是深夜了,我沒有人陪總是吵鬧著不肯入睡;母親半哄半騙地懷抱我,生怕我吵了父親工 作。然而真的是深夜了;迷濛中我不曾有父親就寢的印象,白日裡醒來,父親一早就離家上班了。二十七年來猶然如此。直到農曆年前我倦極返家,驚覺父親已是滿 頭華髮。

 

我問他:「你累嗎?」

 

父親說:「這是我的本分。」

 

然而我知道父親其實是累了。多年來嫉惡如仇的父親守住他的戰線沒有一點動搖與懼怕,高宦巨賈過眼雲煙,廟堂朝班聚散如流水浮光;他清晨即起 坐在辦公桌後執筆捍衛他的真理,天黑很久以後我看見他靜靜地回家,一言不發掌起桌燈,成落的文件堆疊在他腳邊。無論他名片上的職銜如何轉換,父親從不應 酬,沒有私交,不許家人名下有存款以外的財產,絕不收禮,家中不待客,也極少有任何往來。這麼多年後父親仍堅持他的一切原則,即使現在他並不高坐在舞台中 央,名片上換了沒那麼烜赫的職稱,身邊的擾攘喧囂倏地靜下來,他仍然準時上下班,努力處理手中每一件工作。他並不要求上位者明白這一切;他自己明白。

 

父親在T縣執法的時候我和母親一起住在宿舍,一天晚上我在浴室滑倒摔折了牙,巾帕衣褲上大片地濺著血。父親急了,立刻送我去醫院;偏偏急診 室裡人滿為患。父親站在我身邊一言不發,他沒有找來任何人送出他的名片,他不要人知道他的身分給我特權;我心裡明白,告訴他我沒有大礙,並不嚴重(事實上 也真的是如此),要他放心。我何嘗不明白他的心焦。直到我上了手術台,平日不茍言笑的父親忽然撫著我的額頭:「你最勇敢了。」我這才真的覺著痛了,眼淚止 不住地掉下來。醫師過來拉上隔簾說要動手術了,請父親在外頭等;針頭刀械鏗鏘撞擊間我聽見父親在簾外來回踱步,然而我沒能忍住縫線的疼痛仍然迸出哀嚎;事 後回想父親隔著布簾聽見該有多擔心,我愧為他的女兒。

 

一年前父親調任現職的時候我從皮夾底層找出舊名片,放進蒐集父親歷來名片的盒子裡。我想我此生大概都不能完全明瞭,方寸大小的木盒裡,泛黃起縐的珍珠紙片記錄的是父親怎樣煥發的青春與輝煌難忘的年月。

 

 

●黃宜君,一九七五年生,台北市人。十七歲入選幼獅文藝「文壇新秀」,曾獲全國大專學生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等。二○○五年十月,自殺於東華大學女研究生宿舍。

【2010/01/26 聯合報】


歷史新聞/黃世銘作家女兒 生日前夕上吊亡
【聯合報╱記者田俊雄、王慧瑛、陳信利/花蓮縣報導】
2010.01.26 06:30 am
 

編按:此文原刊於【2005-10-21/聯合報/A5版/話題】

最高檢察署檢察官黃世銘的長女黃宜君,昨天清晨被發現在就讀的國立東華大學宿舍陽台前上吊自殺,警方調查死因,疑與罹患憂鬱症及與前男友感情因素有關。

警方調查,黃宜君(台北市人,卅歲)是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二年級學生,昨天清早六時五十分許,被同學發現在宿舍二樓陽台緩降機支架上以絲巾自縊,消防及警方人員獲報抵達現場時,已氣絕多時。

警方昨天在她的房間沒有發現遺書,桌上筆記型電腦還停留在MSN的畫面,研判可能是一時衝動下尋短見。

黃宜君的父親黃世銘,獲知噩耗後,與妻兒立刻從台北趕到花蓮處理後事,到花蓮殯儀館認屍和製作筆錄時,強忍悲痛,不發一語;但痛失愛女的椎心之痛,讓有硬漢之稱的黃世銘紅了雙眼,妻子不停地拭淚,兒子與兒媳強忍悲痛安慰母親。

警方調查,黃宜君自殺前的最後一通電話,是撥給大學時期為她治療憂鬱症的一位精神科醫師,但沒有聯絡到人。校方昨天與這位住在嘉義的醫師連絡,才知道該醫師換了手機號碼。這名醫師從校方獲知久未連繫的病人自殺死亡,情緒相當低落。

生日是十月廿一日的黃宜君,今天原要過卅歲生日,師長、同學及親友們都難以接受她竟選在生日前一天,結束正要發光發熱的青春生命。

外型亮麗的黃宜君,就讀中正大學中文系四年級時,曾獲全國大專生文學獎,作品曾刊載聯合報副刊「讀書人」周報,是師生眼中才貌兼備的女孩,今年初終一圓作家夢,出版第一本散文集「流離」。

東華大學校長黃文樞難過地說,黃宜君去年曾以割腕、服安眠藥企圖自殺,因及時向校方求助未釀成悲劇。

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同學說,黃宜君一直很難放下對前男友的感情,她曾說「情感總是我的致命傷」,加上憂鬱症伴隨的情緒不穩和失眠等困擾,都可能是讓這位年輕作家過得不快樂的原因。

黃文樞表示,這學期黃宜君原本沒有申請到宿舍,校方考量她的健康因素,住宿舍同學之間可以相互照應,安排她住進單人的研究生宿舍;學校輔導室對患有憂鬱症的學生都會定期輔導,追蹤病況,但仍發生憾事。

昨天傍晚,黃宜君的遺體運回台北市第二殯儀館,由胞弟捧著靈位,黃世銘與妻子走在後面,在蕭瑟冷風中,腳步愈顯沈重,強忍著悲傷送女兒在花蓮的最後一程。

「我不能想像沒有文字的人生,我唯一能夠和世界和平相處的只有文字閱讀」,這是黃宜君今年五月接受聯合報「讀書人」周報專訪時,為自己卅歲人生下的註解,被憂鬱症纏身多年的她,喜歡以文字抒發壓力,享受創作帶來的成就感。

在「流離」一書中,黃宜君以細膩的觀點寫私生活、夢境、情婦、死亡、遺棄等主題,反思女性對情感、生活和傷痛的態度,用詞大膽、坦白,風格獨樹一幟,被視為深具潛力的文壇新秀,卻在嶄露頭角之際,以自殺結束年輕生命。

【2010/01/26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Bluestapler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楨
  • 君子的下場

      還好啦!檢察總長黃世銘馬桶府「擒王不成」不成只是被迫辭職,君子論之始作俑者:孔子「墜三恒不成」反被迫周遊(流亡)列國。
      此即台灣「民主」與中國「專制」之別!
      是天下民主一般黑1吧!瞧瞧埃及2烏克蘭3泰國4拉美等的民選領袖不都遭政變推翻,如今台灣民粹也正在攻占馬桶府5!
      誰叫馬英九總統姓馬,全台馬桶不通,當然都要馬負責了6。
      此即「君子」與「小人」之別7,藍君子被司法巫師8冤判,也只能說尊重司法。綠小人呢?真有罪也必叫馬政治迫害9!
      難怪李登輝等會無罪10,法官也是人、即使非綠巫師、也會欺善怕惡!
      原來如此,難怪二馬的二種監聽會有二種後果11!
    …………………
    http://mypaper.pchome.com.tw/souj/post/132767775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