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2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縣府官司敗訴 竟強拆民宅
老夫婦痛罵「鴨霸」律師:可聲請國賠
2009年10月20日
【羅 國甫╱台北報導】政府太鴨霸(台語,意指蠻橫)了!台北縣一對老夫妻花了畢生積蓄五百多萬元,整建鶯歌老街一棟房子,未料,房屋快完工時,縣府竟以鎮公所 發的「新建」建照錯誤,要拆他的房子;老夫妻不服打官司,連高等行政法院都判他勝訴,但縣府仍在本月初強行拆除,老夫妻心痛大罵:「哪有這款鴨霸政府,官 司連連打輸,竟還強拆民房!」

欺人太甚一德律師事務所辛武律師指出,台北縣政府在高等行政法院已敗訴,理當這張建照就是有效的,再去強制拆屋顯然是違法,屋主要尋求救濟管道,建議先到警察機關報案控告縣政府毀損,並準備打國賠官司。
律師王耀德也表示,屋主當初領得鎮公所核發的新建照按圖施工,這是基於人民對政府信賴保護原則,政府不應事後發覺錯誤,再將這錯誤歸咎於屋主。

屋主「好像被整」世居鶯歌鎮的男子張文熙(五十七歲),七年前以五百多萬元購買鶯歌老街、重慶街上約三十坪的土地與樓高二層的房屋,因屬舊建築,他向鎮公所申請就地整建,兩個月後建照獲准,他根據核發的建照建為三層樓建築。
但縣政府工務局事後勘查,認為鎮公所僅能核發「增建」或「改建」的建物,認為鎮公所核發的「新建」建照超出鎮公所的權責,而認定無效,要張文熙立即停工,並列入違建拆除。
張文熙和妻子施珠難以置信地說:「居然有這麼離譜的事!」兩年前,他們向台北縣政府訴願委員會訴願,官司一路打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年三月中,高等行政法院作出判決認為,即使鎮公所核發使用執照錯誤,但該業務由縣政府授權,所以不能因此而撤銷建照,而判決屋主夫妻勝訴。
張文熙說,勝訴後,事件並未就此結束,縣政府仍認應該要拆房子,並找他與鶯歌鎮公所要進行三方協商,不過他們夫妻因不滿而未出席,沒想到,月初縣政府竟然就把他的房子圍起來,然後強行拆除,「這款政府,太鴨霸了!」
張文熙說,房屋合法改建,縣政府漠視又曲解高院判決逕行拆屋,「感覺自己好像被整!」
對此,台北縣政府代工務局長柳宏典回應說,縣政府敗訴後,也根據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先撤銷了屋主的這張建照,並與屋主商談賠償事宜,由於建築已認定實質違建,縣府給地主一段時間自行拆除不成下,依法可在訴願期間逕行拆除。

民代籲嚴懲官員張文熙的辯護律師呂丹琪則痛批北縣府:「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寫得很清楚,台北縣政府主張本件建照核發係無效的行政處分顯無理由,張文熙的建照是有效的,哪有政府漠視高院判決後又曲解法律見解?真不知道縣政府的法學素養在哪?」
縣議員陳啟能批評,縣政府這樣離譜的疏失,屋主即可聲請國賠,而且縣政府要嚴格懲處失職的官員。

政府鴨霸拆屋事件簿2006/02
屋主張文熙向鶯歌鎮公所申請建照
2006/04
鶯歌鎮公所核發新建執照
2006/09
台北縣政府工務局認定是違建,寄發拆除通知書
2007/12
屋主不服提起訴願
2009/03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台北縣政府要撤銷處分
2009/06
鶯歌鎮公所找屋主協商,屋主未出席會議
2009/07
工務局撤銷該地就地整建建造執照
2009/08
拆除大隊重新開立違建認定通知書通知屋主
2009/10
拆除大隊現場進行拆除
資料來源:台北縣工務局

建照有疑義救濟管道˙不服縣屬機關處分,可向縣府訴願審議委員會訴願
˙不服縣府訴願決定,可至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訴訟
˙法院及訴願判決有利政府單位仍執意執行拆屋,可至監察院陳情
˙拆屋現場拍照存證,保留證據並至警方報案控告政府毀損
資料來源:呂丹琪律師


「為棺材本和政府對抗」
2009年10月20日
忿忿不平
世居鶯歌的張文熙,高中電子科畢業後就在鶯歌做陶瓷,夫妻兩人省吃儉用存了五百多萬元,七年前向銀行貸款,從朋友手中買到這棟房子,原本打算租給別人開店面,以為晚年生活可以不用靠子女供養,當個安穩的包租公、包租婆,沒想到房子整建好就被停工,現在更面臨被拆除厄運。

屋主妻暴瘦10公斤縣政府、鎮公所近年不斷將訴願與裁判的公文送到家中,讓張文熙不勝其擾,他氣得痛斥說:「在晚年還得和鴨霸政府拼,每次一聽到郵差送公文的摩托車聲就精神緊張怕接到壞消息的公文,這段期間老婆都暴瘦了十多公斤。」
前年張文熙訴願獲勝後,他再打行政法院訴訟,他的一名老友也義憤填膺地幫他找律師,張文熙不想讓念大學的三名子女擔心,「一對老夫妻現在為了棺材本和政府對抗。」
張文熙不滿表示:「這段期間縣政府不斷在談拆房子願賠償的事,但如果公務人員沒有錯,為什麼要賠償我!」他認為,打官司打到高等行政法院都羸了,「縣政府卻還使用奧步(台語,指下流手段),把我畢生積蓄付諸流水,讓人最無法接受。」
記者羅國甫

屋主妻暴瘦10公斤縣政府、鎮公所近年不斷將訴願與裁判的公文送到家中,讓張文熙不勝其擾,他氣得痛斥說:「在晚年還得和鴨霸政府拼,每次一聽到郵差送公文的摩托車聲就精神緊張怕接到壞消息的公文,這段期間老婆都暴瘦了十多公斤。」
前年張文熙訴願獲勝後,他再打行政法院訴訟,他的一名老友也義憤填膺地幫他找律師,張文熙不想讓念大學的三名子女擔心,「一對老夫妻現在為了棺材本和政府對抗。」
張文熙不滿表示:「這段期間縣政府不斷在談拆房子願賠償的事,但如果公務人員沒有錯,為什麼要賠償我!」他認為,打官司打到高等行政法院都羸了,「縣政府卻還使用奧步(台語,指下流手段),把我畢生積蓄付諸流水,讓人最無法接受。」
記者羅國甫

屋主妻暴瘦10公斤縣政府、鎮公所近年不斷將訴願與裁判的公文送到家中,讓張文熙不勝其擾,他氣得痛斥說:「在晚年還得和鴨霸政府拼,每次一聽到郵差送公文的摩托車聲就精神緊張怕接到壞消息的公文,這段期間老婆都暴瘦了十多公斤。」
前年張文熙訴願獲勝後,他再打行政法院訴訟,他的一名老友也義憤填膺地幫他找律師,張文熙不想讓念大學的三名子女擔心,「一對老夫妻現在為了棺材本和政府對抗。」
張文熙不滿表示:「這段期間縣政府不斷在談拆房子願賠償的事,但如果公務人員沒有錯,為什麼要賠償我!」他認為,打官司打到高等行政法院都羸了,「縣政府卻還使用奧步(台語,指下流手段),把我畢生積蓄付諸流水,讓人最無法接受。」
記者羅國甫


律師:未談妥賠償 不應強拆
2009年10月20日
專家看法
由於此案糾結著政府造成的烏龍、與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到底該如何善後?幾名訪受訪律師認為,除非對公共安全有重大危害,否則在徵收或賠償條件談妥前,台北縣政府不應該蒙著頭硬幹強拆。

無重大危害不應急拆依現行法令規定,違章建築都應立即拆除,但礙於拆除人力不足,除了妨礙都市計劃、公共交通、公共安全或市容觀瞻等具有急迫性外,舊有違建才會列入緊急拆除。
廖芳萱律師表示,以此案來看,屋主是舊屋整建,位於舊街道路旁,看不出來對公益有重大危害,而且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認定建照是有效的,台北縣政府的做法離譜,應採徵收的方式和屋主協調取得土地。
律師林石猛也說,屋主的違建在縣政府的認定是「重建」而非整建,縣政府以當初建照發錯了進行撤銷,但不能忽視當初是屋主合法領得的建照,縣政府要負擔起屋主因「合法行為損失的賠償責任」,要和屋主商談賠償事宜。
林石猛說,依訴願法規定,行政處分執行不因訴願而停止,在法理上縣政府是可以先拆房子的,不過,政府機關應考慮人民感受,貿然拆除房屋只會引起人民的不滿。
記者羅國甫

無重大危害不應急拆依現行法令規定,違章建築都應立即拆除,但礙於拆除人力不足,除了妨礙都市計劃、公共交通、公共安全或市容觀瞻等具有急迫性外,舊有違建才會列入緊急拆除。
廖芳萱律師表示,以此案來看,屋主是舊屋整建,位於舊街道路旁,看不出來對公益有重大危害,而且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認定建照是有效的,台北縣政府的做法離譜,應採徵收的方式和屋主協調取得土地。
律師林石猛也說,屋主的違建在縣政府的認定是「重建」而非整建,縣政府以當初建照發錯了進行撤銷,但不能忽視當初是屋主合法領得的建照,縣政府要負擔起屋主因「合法行為損失的賠償責任」,要和屋主商談賠償事宜。
林石猛說,依訴願法規定,行政處分執行不因訴願而停止,在法理上縣政府是可以先拆房子的,不過,政府機關應考慮人民感受,貿然拆除房屋只會引起人民的不滿。
記者羅國甫

無重大危害不應急拆依現行法令規定,違章建築都應立即拆除,但礙於拆除人力不足,除了妨礙都市計劃、公共交通、公共安全或市容觀瞻等具有急迫性外,舊有違建才會列入緊急拆除。
廖芳萱律師表示,以此案來看,屋主是舊屋整建,位於舊街道路旁,看不出來對公益有重大危害,而且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認定建照是有效的,台北縣政府的做法離譜,應採徵收的方式和屋主協調取得土地。
律師林石猛也說,屋主的違建在縣政府的認定是「重建」而非整建,縣政府以當初建照發錯了進行撤銷,但不能忽視當初是屋主合法領得的建照,縣政府要負擔起屋主因「合法行為損失的賠償責任」,要和屋主商談賠償事宜。
林石猛說,依訴願法規定,行政處分執行不因訴願而停止,在法理上縣政府是可以先拆房子的,不過,政府機關應考慮人民感受,貿然拆除房屋只會引起人民的不滿。
記者羅國甫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齊邦媛教授與國文教科書(吳宏一)
2009年10月20日
今年7月在報刊上讀到齊邦媛教授《巨流河》新書發表會的新聞報導,提到當時國立編譯館國中國文教科書選用黃春明的《魚》一事。報導上說:當時還是「新人」的黃春明,作品《魚》被齊邦媛選入。被許多委員痛批「無聊」。她甚至為此「拜票」,一一說服編審委員,終於讓《魚》闖關成功。齊邦媛回想,當時她隨時可能坐文字獄,「住進保安大飯店」。

這則新聞真讓我嚇了一跳。因為我發現報導所述,與事實大有出入。最近看了《巨流河》,更覺得不能不出面澄清。
民國62年,我自台大博士班畢業,留校任教。國立編譯館正改編國中國文教科書,請屈萬里老師擔任編審會主任委員,由台大張亨、師大戴璉璋、政大應裕康三位教授負責編輯小組。《巨流河》中說戴先生是政大教授,應先生是師大教授,諒是一時誤記。

《魚》非拜票獲選後來應教授出國講學,經由張、戴兩位教授推薦,屈老師同意由我遞補空缺,參加了編輯小組。那時課本第一、二冊剛剛編印,我馬上追隨在張、戴之後,為第三冊進行範文選材工作。
黃春明的《魚》,究竟是誰推薦的?最近我跟張亨、戴璉璋教授先後聯絡過,記得是張先生先推薦的。編輯小組三人討論時,認為黃春明已是名小說家,還把他的《看海的日子》和《癬》一起考慮。可是《看海的日子》實在太長,《癬》寫到夫妻間的若干問題,都不合適,所以最後仍推薦《魚》給編審會。因此說《魚》是我們編輯小組三個人一起推薦的也可以。
提交編審會討論時,有委員認為《魚》篇幅太長,還要再刪節;還有委員質疑文中寫小孩子騎大車,「屁股一上一下」,甚為不雅,宜加改正等等。這些意見都是善意的批評。經過我刪節改訂之後,第二次提會討論,館方齊邦媛、洪為溥委員是贊成的,朱匯森、盧元駿、葉慶炳等委員也都轉為支持,所以屈萬里老師裁示通過採用。接著就交給我趕寫教科書和教師手冊的部分。新聞報導說齊教授為了「選入」黃春明的《魚》,要「拜票」、「一一說服編審委員」,那是有些大言欺人了!對其他年輩超過齊教授的資深委員,更是不尊重。
齊教授或許忘了國中國文第三冊出版後,有人在報上投書,標題是《甩掉黃春明那條魚》,為了回應這一類批評,我曾把為教師手冊所寫的黃春明《魚》的賞析文字,投給當時高信疆主編的《人間》副刊發表。這些事,有些書面資料是還可以查證的。

不合事實應更正齊教授《巨流河》中只列出國文第一、二冊的目錄,第三冊以後付之闕如,可是她所提到的課文,除了第一冊的《孤雁》外,其他像《木蘭詩》《慈烏夜啼》等,都見諸第三冊以後。
第三、四冊以後的編審會和編輯小組其實已變動了,書中卻一字不提。而且像《木蘭詩》《慈烏夜啼》,都是流傳千載的古典詩歌,是舊版教科書就曾選用過的,並不是齊教授到任後才開始採用的課文。教科書的範文是論適用與否,不是以古今新舊來定其優劣的。
最後齊教授說她差點為黃春明的《魚》「住進保安大飯店」,我希望這只是個笑話。因為後來戴先生和我在編譯館繼續編書時,曾經為了抗拒館方有人要我們把《南海血書》選入教科書而奮力抗爭過,那豈不是更有可能「住進保安大飯店」?
以上所說,歡迎齊教授回應及讀者查證。《巨流河》不是小說,是大時代的紀錄,所以不合事實的地方,作者應及時更正。

作者曾為台灣大學中文系教授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演習淨空硬闖 男抗罰敗訴
2009年10月20日
【許 淑惠╱台中報導】台中縣男子陳義去年九月在萬安演習時強行過馬路,警員將他帶往路邊,他大聲叫囂抗拒,被依妨害公務罪緩起訴,檢方命其捐款二萬元,但警方 另以演習不服從指示,依違反《民防法》罰款三萬元;陳男認為一罪二罰,提起行政訴訟抗罰;台中高等行政法院以行政罰與緩起訴不牴觸,判他敗訴。

辯上街看總統六十四歲的陳義辯稱,當天他到市場買完水果,沒聽到演習警報,以為大官或總統要來,上前看熱鬧,後來三名警員把他壓在地下,他以為警員叫他跪下才抗拒。
警 方作證反駁說,陳男當時進市場買水果,就告訴他不得再出來,他卻故意拿水果走出街上,應訊時還說:「這是什麼時代了,還在防空演習!」顯然故意觸法。法官 認為,演習警報長達一百一十五秒,陳男稱不知演習難以採信,雖然《行政罰法》規定,行為同時觸犯刑罰與行政罰,若被判刑確定,就只能以刑罰處分,但這不包 括被緩起訴、獲判無罪等情形。

辯上街看總統六十四歲的陳義辯稱,當天他到市場買完水果,沒聽到演習警報,以為大官或總統要來,上前看熱鬧,後來三名警員把他壓在地下,他以為警員叫他跪下才抗拒。
警 方作證反駁說,陳男當時進市場買水果,就告訴他不得再出來,他卻故意拿水果走出街上,應訊時還說:「這是什麼時代了,還在防空演習!」顯然故意觸法。法官 認為,演習警報長達一百一十五秒,陳男稱不知演習難以採信,雖然《行政罰法》規定,行為同時觸犯刑罰與行政罰,若被判刑確定,就只能以刑罰處分,但這不包 括被緩起訴、獲判無罪等情形。

辯上街看總統六十四歲的陳義辯稱,當天他到市場買完水果,沒聽到演習警報,以為大官或總統要來,上前看熱鬧,後來三名警員把他壓在地下,他以為警員叫他跪下才抗拒。
警 方作證反駁說,陳男當時進市場買水果,就告訴他不得再出來,他卻故意拿水果走出街上,應訊時還說:「這是什麼時代了,還在防空演習!」顯然故意觸法。法官 認為,演習警報長達一百一十五秒,陳男稱不知演習難以採信,雖然《行政罰法》規定,行為同時觸犯刑罰與行政罰,若被判刑確定,就只能以刑罰處分,但這不包 括被緩起訴、獲判無罪等情形。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拾獲手機佔用 大學生吃官司
2009年10月20日
針對日常生活可能因大意而誤觸法網,《匪事不可》藉由真實案例提醒讀者小心自保。

匪事不可 系列報導之2我是就讀台北一所大學的女學生小妤,現在二十歲,不久前下課回家時,經過銀行旁騎樓,突然發現地上竟有一隻手機,我猜想可能是有人不小心掉落,於是拿來自己用,沒想到卻因貪小便宜的動作,害我吃上官司。

貪小便宜反遭送辦當時撿到手機時,我發現還是目前流行的機款,心想反正也剛好想換手機,於是就 換上自己的SIM卡,還不斷向同學與朋友炫耀,大家都認為我運氣很好。但才使用沒幾天,卻接到警方通知到警局偵訊,讓我覺得一頭霧水,心裡也非常緊張。我 依時間到警局應訊,警察向我表示,日前轄區發生一起竊案,一名婦女將手機放在包包裡,包包丟在機車行李廂被人撬開偷走,可能竊賊把包包內值錢的東西偷走, 但因覺得處理手機麻煩,所以隨意丟棄。
想不到我因貪小便宜佔用,被警方依竊盜罪函送,雖然,我極力辯稱沒有偷竊,但警察強調:「就算佔用也一樣違法!」相關案情還要再接受檢察官調查,我因為此事學到教訓,以後再也不敢亂撿手機了。記者林偉信採訪整理

報你知
失主未報案 佔用者也觸法
松山分局東社派出所所長霍春霖說,民眾撿到手機立刻送交警方,千萬別佔用,就算失主沒有依搶奪或偷竊報案,撿用手機也會觸犯侵占遺失物罪嫌,都要背負刑責。

動作1在路邊撿到手機,須記錄時間點、地點及型號。

動作2不要撥打電話,或者插入自己SIM卡撥打電話。

動作3將撿到的手機繳交給警察處理,別留著使用。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赴陸研習可抵學分 淡江偷跑 

2009年10月20日蘋果日報

 

【郭美瑜、陳威廷╱台北報導】兩岸學歷相互認證尚未放行,已有大學偷跑。立委管碧玲昨爆料指,淡江大學和東海大學去年起就開放學生到大陸上課並採認學分。 教育部經查後初步認定淡江大學違法,將扣減該校獎補助款,並撤銷學生學分;加上調查中的東海大學,總計逾八十名學生恐遭撤銷學分。

取得學分恐遭撤銷

管碧玲昨在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上表示,雖然兩岸學歷相互認證還未開放,但淡大去年九月就已開放學生到中國上課,經系所主任同意即可抵免學分,東海大學則是讓學生到大陸上課,回台後再由東海教授給分數,要求教育部徹查。
教育部高教司長何卓飛昨下午回應媒體查詢指,淡大主秘徐錠基解釋該校只是讓學生到大陸一到兩個月,回來後還是要寫報告由教授評分,不是直接承認大陸學分,因此沒有違法。
但是媒體之後在淡江大學網站(www2.tku.edu.tw/~oieie/)上找到交換學生甄選辦法,裡面明訂「由各系所全權處理認抵學分事宜」,且赴陸研習時間為一學期;教育部大陸工作小組執秘周以順即回應稱,已發文淡大和東海要求兩天內做說明,且認定淡大的做法已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將撤銷學生取得的學分,並刪減對該校的獎補助款。
至於東海大學雖在甄選交換學生辦法中沒有出現認抵學分字眼,但不願具名的東海碩士生說:「去年九月與同校另四名學生同赴南京大學修課一學期,回台繳交報告給教授打分數後,就算拿到學分。」

「苦果丟給學生擔」

淡大表示,約三十名學生赴大陸實習和學術交流,並無承認大陸學分的情況;東海大學則表示有五十多名學生赴大陸學術交流。台灣師範大學名譽教授吳武典痛批:「大學疑偷跑採認大陸學分,苦果卻丟給學生承擔太不應該。」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