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不想當原住民,到改名布拉…
2007/07/24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賴素鈴】


 

問:布拉刻畫原住民困境、雛妓的舞作《肉身彌撒》曾經感動許多人。不過,布拉面對原住民的身分認同問題,有過一番轉折?

 

拉:以前在山上(台東縣金峰鄉)時,沒想過這個問題;進高中後,覺得這個顏色好像不大對,口音也不對,開始對原住民的身分很敏感,開始很努力地不要當原住 民。

 

一直到我大四升大五要編舞,思考自己的創作來源,才開始去想我是誰、想自己的文化。所以,一九九五年,把名字從郭俊明改為布拉瑞揚。有一段時間,我非常敏 感……

 

芳:(低聲)我非常討厭他這樣。有一段時間,我拒絕談種族的問題,因為他的過度不認同和過度認同,都會帶給我很大的壓力。很多時候,在原住民身分討論裡, 我就變成「平地人代表」,他變成「原住民代表」(布:可是我不是這樣啊)。

 

他改名時我不在台灣,等我回來,大家都叫他布拉瑞揚,我完全不知道那是誰,心裡很不舒服(布:她拒絕叫我布拉)因為你都不跟我商量……

 

拉:因為我的親身經歷太沉重。原住民是次等國民。高中時,我講話,同學覺得好笑,叫我再講一次,我搞不清楚,就再講一次,大家哈哈笑,我完全在狀況外。

 

芳:但這種次等、不被認同的感覺,所有身在國外的人,都會經歷過。即使別人覺得你次等,如果你的實力是最優等的……

 

拉:沒有一個小孩會說他不要當原住民,可是當他碰到那些狀況,就會……。我後來回想,覺得自己浪費了七年(說不想當原住民)。後來我出了國,才知道種族問 題是全世界的問題。

 

芳:當時對我來說,布拉是好遙遠的距離(拉:她到現在只在眾人面前叫我布拉),根本是另外一個人,是製造出來的風雲人物,跟我一點都不貼切。我從大學起, 就叫他郭俊明。

 

問:為什麼布拉的舞作常常很憂鬱?

 

拉:打從我第一個作品《死亡花朵》,就是這樣。那時我才廿二歲,後來的《無言》、《百合》也都如此,大家覺得不像是那個年紀的作品,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芳:他以前很常哭耶,好像在演電影。

 

拉:我看個電影也(做哭狀)。

 

我近五、六年已經沒有這麼常哭。其實我會害怕自己的直覺和感官跑去哪裡?我覺得這是成長,我的改變是好的。我的靈感來自生活,生活中有太多素材了。

 

芳:也有可能這個直覺和感官的改變,是從年輕轉換到比較成熟的表現。

 

問:你們兩人都幾乎是曼菲老師帶出來的,對於「讓年輕人被看見」有什麼想法?

 

芳:在到巴瑞辛尼可夫舞蹈中心駐村前,我舉行記者會,就是希望被邀請的每一位舞者都能讓人認識。國外的平台也非常重要,通常亞洲被邀請的只有一個,但我運 用自己的資源帶其他人過去,這樣被看見的就不只是我一個人,而是我們五個人都能被看見。

 

拉:拉芳La Fa,沒有「舞團」兩字。原因是我們和誰合作時,就變成拉芳plus誰,例如拉芳&李建常。

 

問:為什麼你們一定要成立自己舞團?

 

芳:我覺得這是我該做、非常想做的事,心裡有種「此時不做待何時」的感覺,也許以後再也不會有這種憧憬。

 

拉:我是因為她想做。芳宜有想法,又有執行能力。

 

芳:如果這個平台做起來了,其他的舞者就能上來,這也是我們的目標,希望發現更多優秀的表演者。雖然不知道結果,但我們在嘗試。不要空想,做了才算數!

 

【2007/07/24 聯合報】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學瘋下載 美丟假檔釣人
美保護軟體基金會緊釘 追蹤下載來源 用大補帖、全本影印若被檢舉 刑責跑不掉
聯合報系校園特約記者曾慶正、趙晉文、陳亭妤
教科書整本影印?沒問題!下載音樂、遊戲、電影、使用「大補帖」,也是同學的家常便飯。即使已經放暑假,大學裡的電腦下載容量仍相當驚人。

台師大電算中心助理余志忠表示,使用學術網路下載檔案已是校園常態。台師大網路管制不限每日下載流量,僅限制上傳流量不得超過十Gb,加上下載速度超快,學生便瘋狂下載。本月十一日上午,男生宿舍下載量普遍超過一Gb,還有人下載量高達二十一Gb,學生如被檢舉,也只封鎖網路三至七日。

成大近兩年來限制點對點(P2P)的下載流量,使用宿舍網路的學生,下載速度受限。但住了三年宿舍的林同學認為,校方的限制其實治標不治本,「只有大學部的宿舍有限制,研究所的實驗室、研究室統統沒有流量限制,其實研究生的下載量才最驚人。」

校園傳出不少學生因下載非法軟體被抓。台師大美術系曾同學說,他研究電視廣告,常使用P2P分享軟體,不料教育部向學校檢舉他違法下載,讓他被學校阻斷網路服務好幾天。

交大也有學生表示,有同學因分享軟體,被校方叫去「吃便當」,並予道德勸說,「還好啦,沒有很嚴重。」卓同學說。

交大將升研二的李同學經驗比較可怕。他表示,五月收到學校通知,告訴他被美國一家保護軟體公司的基金會盯上,已記錄他一周前從哪個IP位置下載、下載的軟體、使用的技術,假如該軟體公司舉發,將會有正版軟體的數倍金額罰款與刑事責任,嚇得他提心吊膽。

李同學說,當時他是為了設計老師的實驗,用下載軟體Foxy抓網頁製作軟體Dreamweaver,雖然理虧,但他不太甘願地說:「抓他的手法有點像釣魚,是公司的人放的假檔,能一路追蹤下載來源。」

李同學表示,大學上過「智慧財產權」的課,但同學電腦裡大部分軟體還是盜版的,「如果全部都買正版,可能早就口袋空空了。」

雖然校內不再幫學生影印全本的教科書,但台師大國文系王鈺綸說,校外影印店家還是會配合整本影印。

交大浩然圖書館裡就有一家影印店,即使離開圖書館,有些大樓內也有影印店,像是科學二館,小到兩、三頁,大到幾本全印,都可以一次印完。出了交大的北大門,沿著大學路到光復路上,也都可以找到願意全本影印的店。

今年研究所剛畢業的交大賴同學說,影印店要賺錢,都不會揭發,而且不印書皮,只印內容,最後還用牛皮紙袋裝起來,相當低調。

也有學生認為,影印省不了多少錢。以成大附近影印店行情,手翻影印每頁一元,整本原文書印下來,與原價差不多,因此只印需要的部分,全本印不如買原版,用完還可轉賣。

【2007-07-23/聯合報/A2版/焦點】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