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偷晾晒女內衣褲 遇女法官都重判
 
 
【記者何烱榮/員林報導】
36歲花壇鄉周姓男子被控先後3次偷取他人晾晒的女性內衣褲,雖然犯罪所得不多,但這項變態行為讓女法官「感同身受」,昨天重判有期徒刑8個月,如易科罰金,折算是新台幣21萬6000元。

此外,住在員林鎮合作街,從事資源回收工作的25歲梁姓男子,去年6、7月間先後2次到員林鎮浮圳路一棟出租套房大樓,偷取4名女子晾晒的內衣褲,事後警方查獲,起出3件女性內衣。

梁姓男子也遇到女法官審理,2案分別被判刑9個月、7個月,裁定應執行1年有期徒刑,緩刑3年,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周姓、梁姓男子都沒有前科,只是偷取幾件晾晒的女性內衣褲,分別被判刑8個月、1年,雖可易科罰金或緩刑,但不少法界人士覺得「好像判太重了一點」,認為可能是女法官較能體會女性對內衣褲被偷的那種感受。


【2007-02-28/聯合報/C2版/彰化縣新聞】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竊聽風暴》與轉型正義
中國時報  2007.02.27 
郭崇倫

    剛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竊聽風暴》,英文片名《The lives of others》,更好的點出主題是,國家權力扭曲一般人生活的可怕程度,在台灣追求轉型正義之際,這部片子或許有些幫助。

    在民主轉型後的國家,一向都被處理轉型正義的問題所困擾,在拉丁美洲轉型過程中,有軍方虎視眈眈,民主政府處理不慎,會有遭政變推翻的可能,雖然結束種族隔離的南非提供了範例,但不是每個國家都能照做,東歐轉型至今仍陷在過去歷史陰影中,近日波蘭樞機主教才剛就職,就因曾牽扯過去共黨,被迫當日辭職。

    德國與其他國家的轉型過程不同,其他國家的民主轉型是發生在國境之內,但東德的轉型卻發生在被西德合併統一後,是外加而不是內變的,當時波昂柯爾政府為了確保統一過程順利,不願太過強調正義與懲處,而對東德政府官僚們來說,被合併是成王敗寇,是長久與西德鬥爭的挫敗,但他們拒絕再有一次紐倫堡,將自己攤在公眾前面受審。

    但是奇怪的是,連一般人民也不願意再提過去的事,最近民調中有56%的德國人不願意追究前東德政府的惡行,德國電影,如《再見列寧》,多半是嘲諷那個「奇怪的地方」、「無能的制度」。

    然而《竊聽風暴》所呈現的卻是另一幅圖像:「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是一個人類歷史上空前的監控制度,被譽為「黨的劍與盾」的國家情報局「斯塔西」(Stasi)不靠酷刑、單單以心理壓力就可以逼迫人出賣至親好友,希特勒的蓋世太保只有三萬名秘密警察,斯塔西全職人員就有九萬人,在一千六百萬全國人口中,線民高達十七萬五千人。

    老師去密告學生、鄰居監視鄰居、枕邊人是斯塔西線民,是司空見慣,出身東德的男主角歐力奇.莫赫(Ulrich Muhe),在片中飾演斯塔西的監視官,但真實生活中,他的前妻在六年婚姻生活中不斷向斯塔西匯報莫赫行蹤。

    片中,劇作家德瑞曼的女友西蘭,在逼迫下同意為斯塔西作線民出賣自己深愛的男友,在民主自由體制下成長的一代,也許不能理解為什麼人會如此軟弱?但斯塔西使用的手段,不僅僅只是疲勞審訊、單獨監禁,還包括了諸多心理施壓技巧,像從廚房內偷幾隻小碟子,讓對象懷疑自己的神智是否正常。

    面對體制,人們的恐懼與心理弱點,就像被老虎玩弄於爪間的獵物,「剛開始你會想,我絕對不會告訴他們任何事」,一位曾身歷其境的前異議份子說,「但到最後,你會告訴他們任何他們想知道的」。

    而且在集權體制下,政治與權力超過一切,所有人都是國家的,藝術家作家都是領薪水的國家幹部,演出的機會更是牢牢控制在國家與黨手中;德瑞曼說:我們不需要他們,但女友反駁:怎麼不需要?「你我的一切都是靠這個體制」。

    《竊聽風暴》在德國上映以來,激起廣泛的討論與激辯,前斯塔西官員認為他們是守法公務員,任務只在執行當時所認定的國家安全需求,但是更多人認為德國需要進一步的轉型正義,目的不在報復,而是有更多的內省,避免重蹈覆轍。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育部檔案庫揭密 延長9年國教前 曾掀文白爭議
中國時報  2007.02.26 
韓國棟/台北報導

    塵封四十年的教育部檔案資料揭密,白話、文言及成語爭議,早在實施九年國教前夕即掀起熱烈討論。文字學家、師大教授趙友培當時表示,要提高學生國語文程度,應讓學生先把白話文寫通順;台大中文系教授毛子水更進一步指出,新編的教科書要避免太古的典故、成語或字彙。

    上述論點,和四十年後教育部長杜正勝的想法不謀而合,教育部甚為重視這項檔案資料。

    延長九年國教前夕,民國五十六年八月廿八日「國家建設計畫委員會」文化組,舉辦「延長國民教育第二次座談會」,這項檔案資料最近被整理出來。檔案記載,當時的教育部長閻振興和台灣師大校長劉真、師大教授趙友培、台大中文系教授毛子水等學者座談內容。

    毛子水表示,他和趙友培都認為,新編的教科書要避免太古的典故、成語或字彙,以及太俗、太偏的文字。他說,「初中(國中)用的國文標準課本,範文大半是選前人的文言文;近代人所作的白話文選得極少,這對初中學生是不適宜的。」

    他認為,高中課本可以選適當份量的文言文;初中課本最好完全選白話文,最多只能選一、兩成淺近的文言文,這樣受過國民教育的國民才有較好的國文程度。

    趙友培主張,國語和國文兩科目應合併為「本國語文」。他指出,從語文發展史看,文言是文化的積累,也是歷史的蛻變,每一時代的人使用屬於那個時代的語言時,都是白話。現在的文言,不過是過去的白話;現在的白話可能又是將來的文言。所以,白話和文言不是敵對的關係,白話不是否定文言,不是割斷傳統的文言而另起爐灶,而是繼承文言,在繼承的過程中不斷創新。

    趙友培認為,白話比起文言來,更便於表達現代中國人豐富而複雜的思想,「我們要提高學生國語文程度,是要他們先把國語說得合於標準,先把白話文寫得通順;也就是要使受過九年國教的學生,能夠運用國語文充份表達自己的情意;不是只能說而不寫,或是在未能使用白話充份表達自己的情意之前,先要他們學寫文言來傳播古人的情意,或是翻譯自己的情意」。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瑞孫江淮 代書活寶庫
日據代書 收藏百年文件、古錢劍、甘蔗渣做的信封等 
 
【記者鄭光隆/台南縣報導】
106歲人瑞孫江淮,是台灣史研究的活寶庫,在日據時期就考上司法代書,他完整收藏了近百年來承辦業務的相關文件,還能清楚地暢談早年的生活、產業經營及司法代書制度等。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研究員林玉茹、政大歷史研究所研究生呂俊瑩等昨天與孫江淮訪談,對孫江淮擁有讓人驚奇的記憶力十分折服,稱讚他是台灣史國寶,她並安排下月孫江淮與台大法律系教授王泰升,讓兩個不同世代的法律人對話。

林玉茹說,中研院將做系列的訪談記錄,包括口述歷史,生命史,日常生活、產業經營及司法代書等研究。她說,孫爺爺有超人的記憶力,連日據時代昭和年間,他和誰去做了什麼事都還記得,當時郵局長才月薪五百元。

孫江淮說,他與故高雄縣長余登發同一時期考司法代書,當時有個考生叫吳鏡澄,是台南市人。孫江淮後來在1928年4月23日組善化商工會。呂俊瑩查證後,果然時間吻合,也確有吳鏡澄在麻豆開業的歷史。

孫江淮拿出數百張老照片,他說,善化鎮慶安宮的老照片展的圖說,幾乎都是由他說明的。

林玉茹表示,日據時代的司法代書可以寫訴狀,相當於小律師,而孫江淮26歲時就組善化商工會,顯見當時就有經濟、產業及司法權力,經歷太多太豐富了。

孫江淮將早年極具時代意義的代書業務卷宗,捐給中研院保存,有助於一窺當時民間對於法律權操作實務。呂俊瑩說,孫爺爺把代書業務當成事件完整保存,在台灣史上找不到第二人了。以往蒐集這類文件,通常只看到一張紙或只剩信封。

近百年老照片、託孫江淮寫的家書、古錢劍、甘蔗渣做的信封等,他都收藏的很好,也都毫不猶豫捐給地方文史工作室,中研院也收集兩大袋的代書業務卷宗,他笑笑說「傳家不如傳世」。


【2007-02-09/聯合報/C3版/文化】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