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網路與著作權的保護(三)
陳世杰
ISP業者與網路著作權保護

 

加強網路著作權的保護,與網際網路服務提供業者(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具有密切關連。因為ISP業者透過其網路的經營及運作,有能力協助阻止著作權侵害的發生及繼續。因此不論美國「數位千禧年著作權法」、中國大陸「互聯網著作權行政權保護辦法」及我國目前研擬修正的著作權法,均要求ISP業者必須加強與著作權人的合作及自律。

依照美國、大陸法律及我國著作權法修正草案規定,ISP業者在收到權利人告知其客戶涉嫌侵權的通知時,應將涉嫌侵害著作權資訊立即取下或移除,並通知該客戶;如果該客戶認為自己未侵權而反對取下或移除時,ISP業者應將反對聲明通知權利人,並於規定期限將該資訊回復。至於客戶與權利人間的侵權爭執,則由雙方循訴訟程序解決。上述「通知」及「移除」程序的設計乃兼顧ISP業者經營的風險及著作權保護的平衡機制,而為各國所普遍採行。

校園網路與著作權保護

網際網路的使用者中,學生是最主要的部分,加上學生將來畢業後不論是受僱或自行創業都和網路使用密切相關,因此如何使學生習得正確的網路使用觀念,避免學生透過台灣學術網路(TANet)進行侵權的傳輸及下載,與著作權保護密切相關。

目前校園網路侵權的防制,除由「網際網路侵權聯合查緝專案小組」加強執法外,校園的主管機關教育部也要求學校必須加強校園的教育宣導,提醒學生不得透過非法的P to P網站進行檔案的傳輸及下載;另外,必須在校規中明定相關的罰則。同時學校必須透過網路流量的分析,來瞭解學生是否具有異常使用的情形,並適時加以輔導。學校是否善盡管理之責,教育部將列為校園評鑑項目,甚至可能影響對於學校的補助金額。

著作權保護是世界各國一致目標,但是由於網路科技的進步,使得著作權的保護面臨新的挑戰。針對此新挑戰,除應用法律機制尋求解決外,如果能輔以科技或其他手段,應更能達成目標。例如音樂、影視、出版業者,可將其檔案中編入特定的識別碼,然後委託ISP業者監控檔案的傳輸狀況,根據檔案被下載次數的多寡,透過業者的帳務系統向終端使用者收費,來建立更有效的收費機制;或是推廣更便利的授權機制,將可更有效地解決網路侵害著作權的問題。

(作者是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暨台北美國商會智財權保護委員會共同主席,本文僅為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事務所及美國商會立場。本專欄周一刊登)

【2006-12-11/經濟日報/A13版/稅務法務】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施部長講法》隨便罵人 代價高 
 
【施茂林】
罵人的代價有多高?有民眾罵女法官「菜鳥法官」,被判八個月徒刑;立委罵政府官員「就是狗」,被判拘役30天;名人在電視上罵人「縮頭烏龜」,民事賠償300萬元;同志發生情變,指對方是「老玻璃」,要賠5萬元;教授和講師互罵,說對方「無恥、孔子罪人」,罰金各是1萬2,000元和3,000元。

口無遮攔惹官司

最近,新聞上常見政治人物以妨害名譽、誹謗罪告人,媒體聞風而至,法院、檢察署變得熱鬧滾滾。其實,一般民眾因為口無遮攔、對人怒言相向而上法庭興訟的情況屢見不鮮。

刑法上,妨害名譽分成兩種罪名,一是公然侮辱,二是誹謗。公然侮辱是單純罵人,內容較空泛;誹謗則是指摘或傳述有具體人、事、時、地、物的內容和事實,加以散布,罪責較重。

私德範圍別亂講

舉例說,罵某人討客兄(台語),算是公然侮辱;若明確說出某人討的是哪個客兄,就涉及誹謗。罵你不要臉,是公然侮辱;說你在某天在某賣場當小偷,很不要臉,就屬於誹謗。

其實,如果涉嫌誹謗的當事人所說的是事實,可以不罰,但是如果這項事實是私德範圍,與公眾利益無關,又害對方名譽受損,比如指某婦女在家中有全裸的習慣,即使為真,也不能任人隨便說的。在受理的案件中,公然侮辱以言語居多,比如罵人三八、瘋婆,但公然侮辱也包括動作,比如當面吐人口水、對人潑漆,或者兩婦女在菜市場裡爭吵成一團,其中一名婦女故意掀扯另一名婦女的衣服等。

網路世界裡,也常出現公然侮辱的「動作」,像有人把他和女友的親密照上傳到網站公開貼圖,或者公開發表文章,指責某人是畜牲。

校園裡曾發生一例,某人很討厭一名女學生,故意寄明信片給她,上面寫著:不要臉、三八。明信片寄到學校之後,很多同學都看到了上面的文字,女學生因此羞憤得哭出來。

工廠裡,一男愛上一女,但女方不甩,男方想出一招來「宣示主權」,他寫信給她,信封上的用詞是「某某某愛妻收、愛你的丈夫某某某寄」,故意製造工廠同事耳語,女方雖然一再警告,但男方仍不改正,結果被告。

對人誹謗賠1億

除了妨害名譽之外,上述例子也算是一種侵權行為,構成民事賠償要件,因此,若遭受他人公然侮辱或誹謗的委屈,可採「雙管齊下」,告刑事妨害名譽再加告民法上的侵害名譽權。依我所看過的法院判決,罵人可以賠到500萬,誹謗還倍增到1億。

有被害人會要求法院判決加害人登報道歉,這部分在法律上屬於「請求回復名譽的適當處分」,包括路旁立看板、印傳單去發、擺幾桌請客、公開場合親自說明等。不過,嚴格來說,什麼才是適當處分?很多時候,登報道歉反而產生二度傷害,適得其反;因此,我曾勸被害人,大眾早已忘記,反而不必登報提醒大眾。究竟某些處分方式「適不適當」,仍要考量。

這裡有三點建議分享給大家,首先,我們不要藉口自己的情緒管理差,就逞一時之快、口無遮攔,最後得不償失;另外,如果現場氣氛已差,應快轉換環境,不要留在現場被罵,做好自我保護;第三,關於男女之間愛做的事,本來想拍照或錄影留下美好回憶,結果不少都變成遺憾,應謹慎為之。

(本專欄由法務部長施茂林口述,記者徐谷楨採訪整理,每周二刊登)
【2006-12-05/經濟日報/A13版/稅務法務】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