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記》 元溥指揮夢 老爸京劇迷的翻版
兒子27歲逐夢 百萬字樂評將付梓 當年27歲已是文大訓導長的老爸「百思不解」 
 
【記者羅嘉薇、黃雅詩】
頂著美國佛萊契爾學院外交法律碩士頭銜,焦元溥即將出版三冊厚達一千三百頁的鋼琴樂評選集。才廿七歲的他已是資深專欄作家,十一年來,行雲流水般地發表了一百廿萬字的樂評文章。

當焦元溥以指揮家作為志業,家人對他的選擇卻是「百思不得其解」。他那廿七歲就當上文大訓導長的父親焦仁和,不但指責他缺乏對國家社會的責任感,還擔心他以後連自己都養不起。

「我真不曉得為什麼有人會去學音樂!」焦仁和的質疑隱藏在輕鬆的語氣裡,整個相對論訪談,像是父子倆再次嘗試說服對方的一場小型辯論會。

不只爸爸,媽媽和奶奶也不懂焦元溥這些年來關在房裡究竟寫了什麼。「我要在報上開樂評專欄,跟奶奶講,她安慰我,沒關係喔,你就寫你想寫的,不要在意有沒有人看。我說,奶奶妳怎麼這樣講?她說,你那東西連我都不看啊!」焦元溥嘆說:「這算什麼鼓勵啊?」

他的抱怨還沒完:「我媽有一回說:『哎呀,我們花那麼多錢讓你從小接觸音樂,你為什麼還要去學音樂呢?』這什麼邏輯啊!」焦仁和馬上撇清:「我還不至於說那麼幼稚的話喔。」

焦元溥過去幾年,利用寒暑假在歐美各國跑來跑去,拎個裝著一件西裝的小箱子,住青年旅館大通舖,克難式地完成四十六個國際知名鋼琴家的訪問。已申請到英國倫敦大學和劍橋大學博士班入學許可的他,才向爸媽請一年的假,準備惡補各種音樂學門,到德國和奧地利去考指揮系。

「萬一我學音樂一年後,發現自己有很強的興趣和想法,但技術不到位,變成眼高手低,那就不要走那條路。」焦元溥這麼想。焦仁和追問:「這種可能性大不大?」看來是想加點冷水。

祖父焦殿魁是畢業於天津法政學堂的中國第一代律師,父親焦沛樹當過法院院長和最高檢察處首席檢察官,焦仁和雖是淡出政壇後才當律師,卻仍心繫法律傳承。

現在,家裡老大、老二都醉心音樂,還好小女兒法律系剛畢業,就要考律師。「如果她考上,我們家就是四代法律人。」焦仁和笑說:「幸好,我孩子生得多。」

至於焦元溥的指揮夢,焦仁和嘴上語多挖苦,可是最後被問到要給對方怎樣的一句話,他還是溫柔地說了聲:「希望他心想事成。」做父母的雖然不理解,依舊滿心祝福,始終以兒子為榮。何況,焦元溥一頭鑽進古典樂堂奧的狂熱,根本是焦仁和當年執迷京戲的翻版嘛。


【2005-07-05/聯合報/A10版/相對論】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