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婚外情女法官 爆檢察官老公糗事
司法三角戀鬧上法庭 男方被指愛看A片 還僱徵信社偷採第三者DNA 他辯稱增加閨房樂趣 太太也很享受 
 
【記者蘇位榮/台北報導】
法官婚外情事件的民事求償官司,台北地方法院昨天開庭審理時,前新竹地院雷姓女法官當庭爆料指出,她的丈夫邱姓檢察官喜歡看A片,還要她模仿劇情,她的婚姻生活品質非常糟糕。

雷姓女法官說到激動處,數度淚灑法庭,她並帶來丈夫看的A片及情趣用品,當庭做為呈堂證據。

邱姓檢察官昨天沒有出庭,委任律師則向法庭遞狀指出,邱得知雷姓女法官發生婚外情所生的孩子不是他的,曾數次逼問雷「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但雷竟然百般說謊,先托詞說在網路上買精子自己注入的,後來又改口說是與一名日本人發生一夜情的結果,最後知道邱找徵信社調查,才說出孩子的父親是台北地方法院張姓法官。

雷法官與張法官發生婚外情後生下一女,雷法官的丈夫邱姓檢察官獲知此事後,分別提出民刑事訴訟。刑事部分,因台北地院認為雷、張兩人的通姦行為發生在美國,依法不予追究,裁定駁回;邱已經提起上訴,昨天則是民事官司部分的審理。事發後兩法官都離職,但張、雷並未離婚。

邱向法院起訴,要求張法官給付五百多萬元,包括四百萬元的精神慰撫金以及一百零六萬元的子女撫育費。法院為了解有關養育費用支出詳情,傳訊雷法官以證人身分出庭。

雷法官說,她已計算過,邱為女兒所支出的養育費用,扣除邱已領走的生育補助費後,最多不過十二萬元。她當庭拿出隨身裝有十二萬元現金的牛皮紙袋,向邱的律師表示,「現在就可以把錢拿走」。

雷法官說,邱回家後,經常打電動、看A片,片子內容還是在賓館偷拍的變態性行為,有時還要她模仿劇情。她想要有個孩子讓生活有慰藉,曾兩度注射提高懷孕機會,但未成功。

雷法官表示,她與張法官平日生活沒有交集,兩人在美國只發生過一次性行為,那時她知道自己正逢排卵期。法官馬上問雷:「那你為什麼還要發生性行為?」她低頭不語。

張法官也沒有出庭,他的委任律師表示,外界傳說邱在家中取得張使用過的筷子,用筷子上張的檢體去做DNA鑑定,這一說法並非事實;真相是邱找徵信社跟蹤張,張在敦化北路一家餐廳用餐後,徵信社人員偷偷取得張用過的筷子,再去做DNA鑑定,這樣的採證沒有證據能力。

張的律師並指出,張、雷兩人的性行為既然發生在美國,依照涉外法律適用法的規定,邱不能請求精神慰金,法院應駁回。

邱的律師則表示,雷法官的說法不實在,百視達的六千多元收據,並非租A片,而是買了一套胎教的片子;她不能以有看A片,就指責婚姻生活品質不佳;她從美國返國後就一直拒絕與他行房,一樣要為婚姻互動不良負責。

【記者范榮達/新竹市報導】新竹地檢署邱姓男檢察官遭發生婚外情的妻子雷姓前法官當庭爆料喜歡看A片,還要她模仿劇情,他認為太太扭曲事實,只是為婚外情找個藉口而已。

對於妻子在庭上時哭訴、爆料,他覺得不可思議。他說,他過去曾經獨自看過A片,這也是一些正常成年人會做的事,甚至還曾與太太一起觀看,並沒有強迫,這也不犯法。

至於模仿A片情節,是增加夫妻間閨房之樂,且點到為止,過程中太太並沒有不悅,表情還頗為享受;太太在法庭上的說法,讓他覺得不解。


【2004-06-25/聯合報/A10版/社會】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戴家兄弟 東雄東原 醫法合流 關懷老人
已故司法院長戴炎輝之子 兄承父業學法 弟隨母系成醫 一個參與老人監護修正 一個投入老人醫學發展 雙雙退而不休 
 
【本報記者王文玲、許峻彬、陳建宇】
相對論

許多事都不是絕對的,換一個角度,換一種身分,換一個時空,就會有不同的衡量。「相對論」不是針鋒相對,而是要傳達相對的聲音與價值;希望藉由跨界、跨世代、跨性別的對談,提供讀者多一雙自我觀照及關注社會的眼睛,聆聽別人也發現自己。

本報記者王文玲、

許峻彬、陳建宇

很多人不知道,曾任台大法學院長的戴東雄,和曾任台大醫院院長的戴東原,是一對兄弟檔;而他們的父親,正是赫赫有名的已故司法院長戴炎輝。有趣的是兩兄弟走的路:戴東雄繼承了父親的法學衣缽,成為大法官

;戴東原則追隨母系的醫學淵源,成為名醫。

出身書香世家的兄弟倆如今退而不休,熱心參與社會事務。戴東雄本著他親屬繼承法的專長,積極參與有關老人監護篇章的民法修正;戴東原則以長期在糖尿病治療的成績,轉任國家衛生研究院老年醫學組主任,投入老人醫學的發展。

兄挺公投 弟挺連宋

所學不同,戴氏兄弟的政治態度也有差異;戴東雄在這次大選前參加了支持公投的連署,曾任國民黨中常委的戴東原則與多位醫界人士公開支持連宋。儘管如此,兩人回到老家,在九旬老母面前,依舊談笑風生。在兩兄弟成長的故居,在放滿了父親留下來泛黃的書籍間,兄弟倆進行了一場有情味、有嚴肅的「相對論」。

問:兩位的父親是國內法學大家,為什麼弟弟沒有繼承父親的衣缽,轉而投身醫學之路?

戴東雄(以下簡稱「雄」):這一段弟弟不好自己吹牛,由我來講(戴東原在旁微笑)!他本來對學醫沒什麼興趣,對政治、歷史興趣反而比較高;他進廁所看一下報紙,出來就可背下來某某人做什麼官。但那時我母親要他學醫,他就聽從媽媽的意見。

而且當時醫科很難考,弟弟是師大附中第一名畢業的,最有希望念醫科,大家就鼓勵他。所以,現在我們身體有什麼不對,都會找他看。

兩人學法 打官司夠了

戴東原(以下簡稱「原」):我父親是法律人,我大哥跟二哥都跟著他學了法律。我想想,家裡有兩個人學法律,已經足夠打官司了,再跟哥哥一樣學法律就重複了,因此我決定不學法律。

我母親那邊的家族,外祖父、舅舅、姨父都是醫師,我覺得醫師也是名列前茅的職業,於是決定學醫。我記得,小時候有一次回母親老家屏東,看到外祖父當醫師的架式很威風,一天好幾百個病患等著看病,還有患者把外祖父診所的井水當成治病的良藥。我喜歡結交各行各業的朋友,醫師工作也讓我接觸到各行各業的人,我覺得我學醫是選對行。

雄:這一點,我可以補充一下。(原:不要給我吐槽喔!)弟弟不僅在醫學專業上有傑出表現,口才也很好。我記得,有一次要替台大醫院爭取經費,當時會場上只有弟弟敢出來講話,這可能因為我父親曾當過司法院長,弟弟從小看過不少高官,對於大場面就不害怕。

第一個票選法學院長

原:哥哥談吐沒有我豪放。哥哥做學問很像我父親,都是踏實苦幹。從前我父親每天晚上都要在書桌前坐六小時,專心讀書。

法學院的教授口才比哥哥好的多的是,但哥哥為人謙和,從台大法律系主任、法學院院長一路雀屏中選。他被提名大法官時,因為我認識的人較多,我還陪他到處拜訪國大代表,外界還一度傳出以為我要爭取大法官呢(兩人相視而笑)!

雄:早年傳說,台大法學院院長、歷史系主任、哲學系主任這些位置,都要層峰點頭才能決定,台大校長不能自己做決定,因為這幾個位子都涉及思想。在我之前,法學院沒有本省籍的院長,我是開放票選後第一個當選的院長。當時很多同事認為我人緣好,都勸我出來選,在登記截止前一刻才送件,結果就選上了。

問:兩位的兒女,有人選擇走與父親相同的人生道路嗎?

雄:我女兒大學考上台大人類學系,後來轉法律系,畢業後到德國留學,取得法學博士。過去外界常戲稱我父親戴炎輝是「大戴」,我是「小戴」,如今女兒又學法,我可以升格為「中戴」了!

一家三代都有「繼承」

不同的是,我父親從中國法制史來研究親屬繼承法;我是從德國、瑞士立法例等比較法觀點研究繼承問題。女兒就更進步,她的博士論文是從基因觀點研究人工生殖、代理孕母的議題,但研究的領域也是親屬繼承法。我們是一家三代都有「繼承」啊!

原:我的小兒子陽明醫技系畢業後考上學士後醫學系,畢業後現在在台大醫院泌尿科擔任住院醫師。以前我管小孩管得很嚴格,孩子都不理我。我太太跟我說,身教比言教重要,我就放鬆管教,小孩看我很用功,也都變得自動自發讀書。小兒子當兵退伍回來,就立志要當醫師,決心用功唸書,考上學士後醫學系。

問:父親是司法院長,家教一定很嚴,兩位年輕時有機會做什麼瘋狂的事嗎?

雄:我們都念師大附中,一起騎腳踏車上學,在家住同一個房間,感情非常好。小時候,新生南路龍安國小附近都還是稻田,稻子收割後,田裡就會有泥鰍(原:還有鱔魚),我們兄弟幾個就到田裡用瓶子去摸魚。弟弟說的鱔魚,其實是土虱啦!記得大概每五分鐘可以摸到兩條魚,後來摸魚摸到農田主人很生氣,出來罵人。

大法官從小知法不犯法

原:中學時,我跟同學一起去陽明山偷摘橘子。那時,有五、六個初中同學一起去,每個人都帶了一個書包。第一次進去,偷了一個包包的橘子;第二次再去,就被抓了,還寫了悔過書。

問:曾任大法官的哥哥,也一起去偷了橘子嗎?

雄:沒有!沒有!

原:大法官從小就知法不犯法!

雄:念附中時,我們兄弟還曾一起去碧潭游泳。

原:對!當時我們和朋友從台北騎腳踏車到碧潭,然後七、八個人租一條船,其中一個人負責划船確保安全,其他人就跳到水裏,一路從碧潭往上游游到青潭。因為沿路都是天然的河谷,大家樂不思蜀,有一次到晚上八、九點才回來,父親已經氣得要報警了。

問:戴東雄過去曾協助草擬人工生殖法規範代理孕母,現在正在研究老人監護的修法;戴東原也獲聘擔任國家衛生研究院老人醫學組主任,兩兄弟似乎對老人議題都很感興趣。

雄:我反對代理孕母,主要是受到李鎡堯(台大醫學院婦產科名譽教授)的影響。代理孕母有很多缺點,因為植入代理孕母的胚胎會產生多胞胎,著床的胚胎也很容易流掉,連流產都不知道。如果這時代理孕母又與先生發生性行為,生出來的小孩就不像委託代孕的夫婦,很容易產生糾紛與倫理等問題。

東原要寫治家有道之人

原:對!我們現階段還沒走到可以接受代理孕母的程度。就像我在國外看到的安養之家,規模很大;但國內一些安養之家都住不滿,有百分之五十到六十的住宿率就不錯了。這是因為國內前一陣子經濟景氣不好的影響,也與中國傳統孝道觀念有關。在南部地區,如果要把父母送到安養之家,還要晚上偷偷送,免得被認為不孝。這就是跟代理孕母一樣,觀念還沒有被接受。

其實,老人家需要照顧,但現在社會上大多是雙薪家庭,是有需要日間托老與安養之家。因此,可考慮在社區接近家庭的地方,設置安養之家,讓年輕一代早上出去上班可以方便托老,晚上回來,就可以把父母接回家。政府應該努力推動養老環境的改善,老年醫學專科醫師也應該極力推展。

我在醫院看過好幾個家庭,孩子們的孝順,讓人敬佩。報紙常常刊登逆子、家庭暴力的消息,其實台灣仍然有許多人保有傳統美德。有一天,我要寫文章記錄那些治家有道的人。

東雄反對老人隨意成禁治產人

雄:你已經是老人啦!報紙上只要六十歲就寫成老翁了。講到這個老人問題,我現在的工作也跟老人有些關係。我現在擔任法務部民法親屬編修正委員會召集人,現在正進行「成年人監護」的修法。以前規定簡直不能想像,父母親只要精神異常,不用得親屬會議決議,就可以被監禁在家裡。

我認為,老年人不應該隨便被聲請宣告成禁治產人(法律上的無行為能力人,不能處分自己的財產),應該在嚴格的條件限制下,若老人符合某些條件,得法定代理人或醫師同意,才能把老人宣告成限制行為能力人。

現在有一些老年失智症的老人,並未完全喪失能力,但是若被宣告禁治產,無法處分自己財產,生活將頓失依靠,因此我主張在嚴格的條件限制下,例如得醫師同意,才能把老人宣告成限制行為能力人(得法定代理人同意仍可處分自己的財產),以保障老人權益。


【2004-06-01/聯合報/A11版/相對論】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