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線話題》 女性將全面占領法院?
看司法領域竟是誰家之天下
女性司法官越來越多,
對司法風氣和審判品質

會帶來什麼影響?
 
文‧陳鍵人 
 
 
女性已經開始搶攻司法官的職位。去年底舉行的司法官考試,女性錄取人數首度超過男性,儘管錄取的人數只不過比男性多了六個人,卻已打破三十年來司法官錄取陽盛陰衰的傳統。

其實,目前女司法官的人數已相當可觀。以台北地方法院為例,現在有一百三十名法官,其中男法官七十七名,女法官五十三名,男法官與女法官的比例是六比四,女法官雖然人數落後,但差距並不大。


如果進一步觀察兩年來女性積極搶攻的態勢,不僅司法官陽盛陰衰的傳統生態很快就會被顛覆,假以時日,極可能風水輪流轉,男司法官恐會淪為「稀有動物」。


女司法官急起直追


司法官訓練所是司法官的搖籃,而根據法訓所的統計,三十二期受訓的準司法官,男性六十一人、女性四十一人;三十三期男性七十三人、女性三十六人;三十四期男性七十三人、女性三十七人;三十五期男性六十七人、女性四十四人;三十六期男性六十九人、女性五十人;三十七期男性五十一人、女性五十七人。


本來女準司法官人數遠遠落後,僅是男性的一半,但從三十五期開始奮勇直追,三期就迎頭趕上並且超前。司法官訓練所預測,照這種趨勢,法院遲早也會跟學校一樣,成為女性的天下,畢竟女性比男性擅長考試!

ˉ

這也就是說,再過幾年,上法庭打官司,你會發現坐在上面審判你的不再是男法官,而是女法官。這種趨勢對司法審判究竟是正數抑是負數?


對於年輕女性司法官從事審判工作,外界擔心的是:社會經驗欠缺。尤其剛出校門的年輕女性,才離開象牙塔又馬上走進保守的司法圈,特別讓人質疑她的審判會不會與社會脫節。


對於這種論調,很多女司法官頗不以為然。法務部檢察司檢察官蔡碧玉表示,「這種情形也可能發生在男法官的身上啊!男生只不過比女生多當了兩年的兵,而當兩年兵是否就可以涵蓋一切的社會經驗?更何況軍隊也是很封閉的團體。」


蔡碧玉認為,男女的差異,不在性別而在體力,但是檢察官畢竟不是警察,用不著動刀動槍。蔡碧玉曾經奉派赴法國考察司法制度,她說,「在法國,女法官就比男法官多,並沒有什麼不好。」


面對女法官越來越多的趨勢,台北地院書記官鄭景文則表示樂觀其成。他認為,女法官問案細膩,比較能抽絲剝繭,更重要的是有耐心,開庭態度比較好。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劉靜婉在開庭時,不少被告當場向她告白「看到是女檢察官辦案,我就比較放心。」劉靜婉不久前才偵辦過方保芳整形診所血案,在陳進興繳械投降後,媒體不得不讚歎她當初研判案情之準確。劉靜婉回憶剛出道時,為了懾服當事人,在問案時常常刻意拉高嗓門,至於現在,她老練了,「輕聲細語問案,同樣也能查出真相」。


「女司法官越來越多,絕對是利多於弊。」因打贏《亞洲週刊》誹謗官司而聲名大噪的羅明通律師,對女法官的表現給予極高的評價,根據他的經驗,「女法官通常較細心、脾氣好,也比較公平,不會有偏見,開庭前較會仔細看卷。」


法官審理案件不看卷,固然讓人匪夷所思,卻也是不爭的事實。一位高等法院庭長就不諱言,「案件實在太多了,有時候根本沒有時間看卷。」但是女法官不同,即使再忙也都會在開庭前抽空看卷,一位不願具名的女法官歸因於「這是女性的責任感、是非觀念比男性強。」


操守較好干預較少


「女法官的操守也比較好。」很多律師認為,女性法官越多越有助於改善司法風氣。因為女法官的人際關係比較單純,「No Touch,就沒污染」。一般正派的律師在心態上都傾向希望所接的案件,最好能由女法官審理,這些律師認為一旦法官生態結構改變,未來打官司輸贏將完全各憑本事,所進行的才是一場真正公平的訴訟。


根據統計,過去十年,因涉嫌貪瀆而被起訴的女法官只有一人,女法官的操守是男法官無法比擬的。蔡碧玉檢察官的分析是,女性追求的人生價值與男性不同,加上男性社交比較複雜。她持平地認為,未來如果女法官社交也增多,那情況就很難說。


此外還有一種說法認為,女法官越來越多,司法被干預的情形便可望減少,因為女法官比較容易抗拒上級的關說或壓力。


近年來,不少女法官在維護司法尊嚴上的表現,令人刮目相看。譬如,華隆案的許阿桂檢察官、四汴頭案的黃瑞華法官,以及最近偵辦聯勤軍購洩密案的許翠玲檢察官。


為什麼女法官比較能夠抗拒上級的關說壓力?黃瑞華法官說,「本來女性就較具有正義感,是非分明,加上女性社會化的程度低,但最重要的是,女法官對於升遷不很重視,無欲則剛嘛!」


英雌所見略同,蔡碧玉也持相同看法,「社會對女性的升遷不會有很大的期待,讓女法官比較沒有壓力,加上家庭也會讓女法官分心。畢竟一個現代女性即使事業再有成就,但若家庭弄不好,還不能算是成功的女性。」


女性成功地搶攻司法官領域,但要如何補強女法官社會經驗不足的缺陷,已經成為重要的課題,黃瑞華認為,可以透過立法加以補救,規定司法官考試錄取的人員,必須具有幾年的社會經驗才能到司法官訓練所受訓。


只不過,有一件事卻是無法立法補救的:一般女法官對國家大事的關心度,不如男法官高,加上婚後容易被家庭所牽絆,因此有人質疑女法官較不能掌握社會的脈動,這將成為司法界未來最大的隱憂。


【1998-03-02/商業周刊/536期/P.058 】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