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1997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非常上訴」與「再審」 難走的兩條路
日本的「白鳥決定」台灣有嗎? 
 
【本報記者林家琛】
人不是神,難免誤判。為了彌補人的疏失,司法制度設計了非常上訴與再審的救濟程序。但是,它發揮了多少作用?即使像蘇案這樣,有那麼多的法官、檢察官,依據證據,公開表示相信蘇炳坤遭到冤枉,司法終究還是讓蘇炳坤含恨入監。

罪疑唯輕,起訴蘇炳坤的是新竹地檢署,不服一審無罪判決而上訴的是新竹地檢署,在認為蘇炳坤冤枉之後速謀補救的也是新竹地檢署。

但是,非常上訴與再審是很難走的兩條路,以司法界最近的統計為例,向二審法院聲請再審的案件約二千件,裁定准予再審的,只有十二件,堪稱百不得一。再審平反的機會,更為渺茫。因為「事實審」的反覆,常隨著時間的消逝,模糊了有利證據的信度與效度,不易被法官採信。

日本在一九七五年發生的「白鳥決定」之前,司法界甚至一般人都相信確定的判決再被推翻會影響法律安定性,因此,普遍存在「即使判錯了也是對」的想法;直到人權律師和島岩吉的奔走,在白鳥事件發生之後,才改變了日本人的觀念。

白鳥是一名警官,他在騎腳踏車時被人槍殺死亡,當時懷疑白鳥是被共產黨暗殺的,警方逮捕了一些可疑分子,一名地方黨部的負責人被判了廿年徒刑,聲請再審沒有成功。

和島岩吉成立辯士(律師)團,敲開再審的大門,日本最高裁判所(最高法院)不但推翻了原判,判決無罪,並因此案確定一個原則:只要足以產生合理的懷疑,而這一合理的懷疑又有發生的可能,就可以做為無罪判決的新證據。而且,審判中發現的可疑,可疑的利益歸被告所有。對於這種法治及人權觀念的重大改變,日本司法史稱為「白鳥決定」。

「白鳥決定」對日本司法產生了極大的影響,短短五年間,就有三件死刑的案子改判無罪。在此之前的卅年,因再審翻案成功的例子少之又少。

而我國司法制度採行「大碗公」主義,法官要急性消化手上堆積如山的案件,沒有精力也沒時間深入查證,在一些首長心目中,結案速度快比正確還重要,他們認為速度快才不會造成民怨。

病人進醫院都希望醫生仔細檢查,打官司的人難道不需要法官詳查嗎?在「快」比「精準」更受重視的今天,不知我們的「白鳥決定」在那裡?

【1997-06-08/聯合報/03版/焦點】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火線話題》 女法官要告連方瑀事件始末
一場「三個女人的戰爭」蓄勢待發
許水德曾經說:「法院是國民黨開的」,
這回法官為維護清譽,

卯上「副主席夫人」連方瑀,

法院是不是國民黨開的?將見分曉。
 
文‧陳鍵人 
 
 
白曉燕被撕票案,連戰是最大輸家,更貼切地說,連戰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面對五○四大遊行民眾的怒吼,他不得不宣布在七月憲改後鞠躬下台,免兼行政院長一職。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由於連方瑀在接受媒體訪問談及白曉燕案時涉嫌誣衊法官,引起法官強烈的反彈,決定要求連方瑀就不當言論公開道歉,否則將提出告訴。

由於茲事體大,司法院高層已私下對法官展開疏導。但是由於法官的態度相當堅決,而踢到鐵板。負責主導的「台灣高等法院法官健全審判環境促進會」並且已經挑選出二位女法官陳筱佩與阮富枝,一旦連方瑀拒絕道歉,就由她們二人代表法官打官司,一場三個女人的戰爭已蓄勢待發。


連方瑀放話法官反彈


連戰是國民黨來台之後第一位被民眾趕下台的行政院長,如果連方瑀拒絕道歉,極可能成為第一位挨告的院長夫人。


高等法院法官這回卯上連方瑀,肇因於自立早報四月三十日的一篇報導。在白曉燕慘遭撕票後,連方瑀於二十九日接受自立早報記者採訪,報導內容是:「連方瑀說:『從白曉燕綁架、撕票案來看,我們的司法革新是失敗的,我們只看到法官在貪污,沒有人做過什麼事 。』」


連方瑀認為「治安之所以每下愈況,是因為:法律對重大刑案的前科者處罰太輕,作姦犯科者在監牢裡相互切磋,很輕易被放出來,故技重施。」


根據引述,「連方瑀說,很多犯案者悄悄地被槍決,社會大眾都不曉得,結果什麼重大刑案事過境遷,老百姓也就淡忘了,不覺得有怎麼樣,對想犯案者的警示作用一點都沒有。她認為這會間接助長刑案的發生。」


「連方瑀又說,綁匪之一的林春山有倒會、詐欺等重大前科,現在還在假釋中,一被假釋就犯案,『怎麼這麼容易假釋?』她認為,有人講犯人也應有人權,不可以一律嚴處,但是治安這麼壞,講這種話的人,應該要為亂象負起負任。 」


高院法官群情激憤


這則報導刊載於《自立早報》第七版。不過,對於連方瑀的言論,法官遲至二個星期後才有反彈。五月十六日,也就是「五一八」大遊行的前夕,最高法院與高等法院召開聯院會議,邀請二、三審庭長、法官代表六十多人就相關業務進行座談,這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場二、三審聯院會議,會議為期二天,第一天由最高法院院長葛義才主持,第二天則由高等法院院長鍾曜唐主持。


在第一天會議進行中,最高法院女法官黃雅卿首先發難,她氣憤地說,連方瑀接受自立早報訪問竟然表示「只看到法官在貪污,沒有人做過什麼事」,已嚴重詆毀法官尊嚴,但是司法界卻毫無反應。


當時看過這則報導的法官不多,但聽完黃雅卿的陳述後法官群情憤慨,不少人義憤填膺,尤其是高等法院的法官。


其實,高院法官的反應是可以理解的。前一陣子,調查局偵辦一樁司法黃牛案,司法黃牛彭本立向當事人訛詐三十萬元的活動費,卻向調查員供稱交給高院法官錢通轉手行賄合議庭。錢通的操守在司法圈是有名的,儘管他名叫錢通,但大家都知道他不折不扣是「錢不通」,有一家報紙卻在頭版頭條報導「高院爆發法官集體貪瀆疑案」,偏偏在這節骨眼上,台北律師公會及民間司改會公布一項全國律師問卷調查報告,以地院、高院的民、刑庭四個單位作比較,結果高院刑庭法官的操守評價最低。


在黃雅卿指責司法界沒有人就連方瑀的言論做回應後,高院刑庭庭長陳炳彰接著發言,他要黃雅卿提出證據,把剪報資料找出來,由他來處理。


五月十七日上午,黃雅卿把三十日的自立早報剪報交給陳炳彰,陳炳彰影印了六十多份,與會者人手一份,看到斗大的標題法官們更加憤慨。有的法官說,在白曉燕事件爆發後,民怨高張,要求行政院長連戰下台的聲浪很大,「連方瑀攻擊司法根本就是轉移目標,為了保住連戰的官位嘛!」一位法官說。有的法官也說:「連方瑀說這種話根本就不配當第二夫人。在外國,如果第二夫人發表類似這樣的不當言論,一定被大加撻伐。」


十一時左右,陳炳彰提案,要求針對連方瑀無端誣衊法官一事,聯院會議應該做成決議譴責連方瑀,並且馬上發布新聞稿。


陳炳彰認為,連方瑀的言論是對全體法官的誣衊,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是可忍孰不可忍。他說,不容諱言,的確有少數的害群之馬存在,但是他看到更多的同僚夜以繼日地辛苦加班。


陳炳彰表示,「悄悄槍斃」、「假釋門檻的高低」明明都是行政院的工作,也就是連戰的責任,連方瑀卻故意「栽贓」給法官。陳炳彰認為,連方瑀的目的是在政治鬥爭中,轉移目標以確保連戰的閣揆寶座,他主張對連方瑀的不當言論予以譴責。


陳炳彰的提議馬上獲得熱烈的回響。但是當時大會主席高等法院院長鍾曜唐,卻面有難色地表示,這個提案要「從長計議」,隨即宣布散會。


鍾曜唐宣布散會讓很多法官感到錯愕,因為會議原本預定十二時結束,當時還有很多議案沒有進行討論,鍾曜唐卻匆匆宣布散會。


告上法院討回公道


儘管司法院一直刻意低調處理,但在譴責案流產後,很多高等法院的法官對於全體法官遭受這般的污蔑、羞辱,而司法首長卻畏畏縮縮表示不滿,他們不願就此善罷甘休,決定自力救濟討回公道,因此要求「台灣高等法院法官健全審判環境促進會」挺身而出,就這樣子,自力救濟的重責大任就落到高院健全審判環境促進會的身上。


高院健全審判環境促進會是高院法官自發性的組織,成立的宗旨有三:提高裁判品質、端正司法風氣及維護法官尊嚴。


二十一日高院健全審判環境促進會開會,與會代表除指責連方瑀以偏概全不負責任的說法已嚴重詆毀法官的尊嚴外,並做成決議:要求連方瑀就不當言論公開做更正或道歉,否則將採取法律行動。


健全審判環境促進會表示,一般老百姓不了解司法,任意批評,以訛傳訛也就罷了,但連方瑀身為第二夫人,不思設法提振司法士氣,還刻意以毫無根據的說詞打壓司法士氣,實在不可原諒。「除非連方瑀拿出法官貪污的證據,否則就應向全體法官道歉。」


由於高院健全審判環境促進會認為,連方瑀所侮辱的對象是全體法官,不是高院法官,因此要求法官協會、女法官協會也加入參與連署。


據悉,連日來,高院健全審判環境促進會接獲很多一審法官的聲援電話,他們表示對於連方瑀的誣衊,實在無法忍受,尤其是第二夫人講這種話對司法傷害太大了,有的法官甚至主張,不必等連方瑀道歉,直接訴諸法律。


二十六日下午一時,高院健全審判環境促進會再度開會討論發函給連方瑀函文內容。


據了解,如果連方瑀拒絕道歉,健全審判環境促進會將推派女法官協會的二名女法官正式對連方瑀提出告訴。初步的人選是高院民事庭的陳筱佩與高院刑事庭的阮富枝。


至於一旦採取法律行動,法官將不向台北地檢署提出告訴,而直接向台北地方法院自訴,因為她們不想增加檢方的困擾。


誹謗罪是二審判決確定,如果法官提出告訴,連方瑀的言論是否構成誹謗,將由高等法院做最終的判決,前國民黨秘書長許水德曾經說過「法院是國民黨開的」。將來果真女法官對連方瑀提出告訴,國人最好奇的將是「法院究竟是不是國民黨開的?」

 

*連方瑀被冤枉?


針對法官的強烈反彈,據高等法院相關人士指出,上周六(二十四日)連方瑀已透過管道與司法界接觸,澄清自己沒有講過詆毀法官的話。


據透露,四月三十日《自立早報》刊出這則報導後,副總統兼行政院長連戰曾經詢問連方瑀,媒體所報導是否屬實,當時連方瑀表示,自己沒有說這樣的話。


連戰認為,既然連方瑀沒說,就是《自立早報》報導有誤,於是連戰當即交代當時的新聞局長蘇起去函要求《自立早報》更正。


不過,《自立早報》總編輯林森鴻於二十日傍晚接受本刊查證時表示,該報當時並未接獲新聞局的來函。


至於前新聞局長蘇起究竟有沒有去函更正,由於至本刊截稿為止,無法聯繫蘇起,因此仍不得而知。


高院健全審判環境促進會一位法官說,提出告訴是最後不得已的手段,「我們不當連方瑀是讀法律的人,她對她先生的工作也並不見得全然了解,因此,我們僅要求她就這則報導,提出更正或道歉。如果連方瑀真的講過這樣的話,就請她道歉,如果是媒體寫錯,那就請她要求媒體更正。」


【1997-06-02/商業周刊/497期/P.020 】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