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黃瑞華是「司法改革紅衛兵」
文‧陳鍵人 
 
 
ˉ十月十四日當黃瑞華在無預警的狀況下當庭諭令收押屏東縣長伍澤元,震驚全國,並因此一砲而紅成為司法英雌。但是對黃瑞華來說,整個事件最大的意義,是她終於改變老百姓的觀念,樹立了司法獨立的典範。

ˉ台北地方法院女法官謝碧莉在事後打電話聲援她,黃瑞華說,這次收押伍澤元樹立了司法獨立,她承受的壓力很大,媒體的支持則是她唯一的支撐。


ˉ看到黃瑞華的作為,不禁令人想起華隆案的許阿桂檢察官。就退保羈押來說,黃瑞華與許阿桂有異曲同工之妙。


ˉ當年許阿桂憑著張家宜從美國寄來的一封信,將原本獲准交保的華隆公司董事長翁有銘退保羈押。而黃瑞華則是憑著一張鍾太郎的支票,硬將伍澤元撤保羈押。


ˉ許阿桂所偵辦的翁大銘、翁有銘兄弟,雖富可敵國卻算不上是「國王的人馬」,而黃瑞華所收押的伍

澤元,則是卸筆親點的縣太爺,可以說是如假包換的「國王人馬」,因此,就道德勇氣來說,黃瑞華應該是略勝一籌。


 杜絕上級干預司法


ˉ另一項不同,則是黃瑞華積極投身司法改革運動,並因此而被稱為「司法改革紅衛兵」;黃瑞華參與司法改革,動機很純正:希望司法能夠獨立、改變老百姓對司法的觀念。


ˉ在司法獨立方面,黃瑞華認為至少要做到讓上級長官不要干預審判工作。在改變老百姓司法觀念方面,她主張法官應自律自清,加強自我反省,因此她認為應建立一套制度來規範法官的行為。


ˉ為了杜絕上級干預,黃瑞華積極與台中地方法院法官呂太郎、台北地方法院周占春等司法改革派人士進行串連,合力建立一套院長評鑑制度,目前各法院法官已紛紛實施。


ˉ黃瑞華認為,司法歸司法、政治歸政治。當屏東縣民在立委曾永權的帶領下前往包圍法院聲援伍澤元時,黃瑞華也不甘示弱地召開記者會,她以溫柔但嚴正的口吻表示,「司法獨立不容干預,屏東縣民到法院聲援伍澤元是不良的示範。」


ˉ對於她收押伍澤元,外界有著不同的評價。板橋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洪威華形容這是大快人心,高檢署檢察官沈明倫則讚許她有膽識,不過,一位台北地檢署主任檢察官則形容「她的作風非常凶悍」。


ˉ十月初,黃瑞華在拿到鍾太郎行賄的支票後,就頻頻與受命法官高明德、陪席法官黃惠瑛開會反覆進行沙盤推演,研判伍澤元可能的辯詞,當時她在心證上已做好押人的打算。


ˉ受命法官高明德說,伍澤元的辯詞並沒超過合議庭題庫範圍。儘管黃瑞華心證早已形成,但是她直到收押伍澤元後才向院長報告。


ˉ黃瑞華擔心伍澤元會湮滅證據,她除暗中調查伍澤元的銀行帳戶外,為讓伍澤元在應訊時措手不及,並擔心伍澤元的律師耍小手段,特別規定伍的律師前往看守所看伍澤元,必須由調查員陪同才能成行,以防串供。


 堅持司法正義的女英雄


ˉ黃瑞華審理貪瀆案件,堅持司法正義,因此她在花蓮地院審理金盾案時將花蓮縣長吳國棟判刑六年多,日前則將板橋地檢署起訴的龍形隧道案判決無罪。


ˉ金盾案二審被判無罪,當記者詢問她的感想,她說,目前手中還沒有收到高院的判決書,如果一、二審的判決書攤開來比較,事實就很明白。


ˉ黃瑞華有三個女兒,先生是律師。她把工作與家庭都照顧得很好,遇有假日都會陪女兒爬山。台北地方法院法官謝碧莉對黃瑞華的形容是「聰明、正直」。


ˉ黃瑞華與謝碧莉曾經代表台灣女法官協會赴義大利出席國際女法官協會,由於中共排拒我協會以ROC的名義與會,黃瑞華為此還特定找中共的女法官理論,一場激辯後,確保中華民國女法官協會以ROC名義與會。


【1996-10-28/商業周刊/466期/P.056 】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