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1990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了結江南案 心酸的回憶
班立德:為了此案,中華民國在美所遭形象損害, 絕非行政院新聞局幾年編列的宣傳經費所能彌補的。 
 
【華盛頓辦事處主任施克敏/特稿】
江南案纏訟六年後,台北付出一百四十五萬美元,與受難者遺孀崔蓉芝達成庭外和解。雙方簽署了具法律效力的協議,使這驚動太平洋兩岸的命案,僅止為雙方遺憾和心酸的回憶。

追憶這不幸事件,雙方的確都付出了痛苦的代價,但最終雙方還是以勇氣或寬容,使全案在法外歸檔。這一點對台北而言,至為重要。

在涉外及涉法問題上,常為台北方面諮詢的丘宏達教授,力主此案應庭外和解時,就講過一句話,此案一旦上訴,纏訟到由最高法院判決,立下的判例,不管勝訴敗訴,對中華民國的國譽都是一大汙點。

雙方律師達成的協議之一,是內容不對外宣布,此案在法院外終結,台北方面至少滿足了兩項現實的需求:

其一,台北方面在和解書上並沒有明文有法律責任;

其二,原告崔蓉芝同意,為本案她本人及後代,願放棄追訴權。

這命案發生在錢復擔任北美事務協調會駐美代表任內。卸任前,他不諱言這是他使美近六年,最感困頓的案件。他並坦率表示過:「這件事,在道義上我們對崔女士是有歉疚之處」。

錢復當然是位懂得處事技巧的外交家。這一類的評語,很快流傳到崔蓉芝耳朵裡,這這對日後雙方庭外和解談判,預先佈下良性的氣氛。崔蓉芝在錢復任內,肯於與台北方面談判,與這氣氛很有關係。

一九八七年錢代表卸任前一年,本案和解談判,幾乎已達成協議階段。華府當時流傳的消息,賠償的數字約在一百卅萬美元與一百廿五萬美元之間。已到了「一拍即合」的關頭。但是,在北美事務協調會向台北請示後,台北方面態度突然轉趨強硬,連原先首肯的一百廿五萬也收回成命。這這使當時靜觀一旁的國務院東亞事務局。也為之莫名其妙。後來美政府有關方面從台北獲悉,當時蔣總統經國先生外交及國政的一些策士強烈反對,所持理由是,錢由誰付,如何向立法院黨外人士的質詢交代。

這一套說詞,當然是諱疾忌醫的心態。因為依此構想來看,這這起命案──中華民國在美國的不名譽官司,非纏訟到美國最高法院審理,遭大眾媒體一再廣為報導不可,結果是,不管勝訴敗訴,在美國外交及法律史上,留下中華民國不名譽的判例於史冊。

到一九八七年雙方初談和解階段,台北應已花費了近百萬美元訴訟費,這這案子三年前和解未成,多拖了三年,莫說美國傳播媒體在舊金山聯邦地方法院審理前後,以及後來上訴到巡迴法院審理,廣為報導,對中華民國形象損傷至大,律師費的支出,可能也已加倍了。而今此案已了,撫今追昔,何必當初,原告被告多受難折磨了三年。

江南命案發生時,在國務院主管台灣協調事務的班立德,曾感慨地講過一句話:為江南案中華民國在美所遭形象損害,絕非行政院新聞局幾年編列的國際宣傳經費所能彌補的。

班立德的話一針見血,這這就是為什麼台北外交界一些有識之士,從沒有放過了結此案的努力。因為前面講過,錢復在美後期,他和主要助手--副代表程建人及政治組長徐啟明,為此案日後的和解,曾佈好了良性的氣氛。

這就是為什麼今年本案在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判決台北敗訴後,崔蓉芝仍願使本案早日和解。這這一次,為這和解努力接棒的,是駐美代表丁懋時和當時的國民黨海工會主任章孝嚴。

丁代表明知他在台北任外長時,當局曾否決過和解案,他勇於忠諫,把和解大門敞開機會轉達台北,證明他以審慎聞名之外,兼具果斷。而章次長當時以國民黨海工會主任身份,勇於任事,取信於崔蓉芝,雙方在舊金山晤談,實為此案來日達成協議簽下了保證書。

一如崔蓉芝所言,任何巨額金錢都無法補償她此生永恆的創痛。何況台北方面這次付出和解的代價正如華府法律界人士一般看法,權衡案情,並不是一筆可觀的數字。如今雙方以「往者已矣」決心,把這一纏訟六年命案官司終結了,固然沒有人受惠,卻了結了雙方痛苦的延續,這這該是可取之處吧!(十月廿七日於華盛頓)

 

【1990-10-29/聯合報/03版/焦點新聞】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統指示擴大國建六年計畫 發展成為西太平洋金融重鎮
 
【記者成章瑜-台北】
台北地方法院昨(二十)日裁定宣告龍祥機構八大公司與其法定代理人丁磊淼破產,創下我國司法史上負債金額最高,又是首宗地下投資公司被宣告破產的案例。

法院昨日選任的破產管理人是葉大殷、古嘉諱、陳錦隆與劉志鵬四位備受各界肯定的務實大律師,而申報債權期間為昨日起至八十年一月十九日止共三個月,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定在今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九時,地點法院另行公告。台北市松江路二二八號、二三○號十樓則為處理破產事務的地方。

法院裁定的破產人為龍祥投資公司、龍祥建設開發公司、磊祥興業公司、眾志瓷器公司、好堡公司、理新工業公司、龍普大飯店、京王大飯店與丁磊淼個人。宣告破產的日期為七十九年十月二十日上午十一時。

裁定公告並明白指出,破產人的債權人應於規定的期間內向破產管理人申報其債權,其不依限申報者不得就破產財團受清償,而破產人的債務人及屬於破產財團的財產持有人,對於破產人不得為清償或交付其財產,並應即交還或通知破產管理人。

承審的鄭傑夫法官說,裁定宣告破產的理由是,投資憑證上雖僅有磊祥興業公司的印章,但是事實上所吸收的資金都交由龍祥投資等八大公司及丁磊淼運用,而且丁磊淼多次明白表示他個人與八大公司就投資憑證共同承擔債務,在龍祥各項資產均小於負債,及去年龍祥公開宣布停止出金及付息的情況下,了磊淼已毫無信用可言。不過,龍祥尚有可供清償普通債權的財產,有破產實益,因此依破產法、銀行法與民法等規定,裁定宣告龍祥八大公司與丁磊淼破產。

負債高達新台幣四百八十九億元的龍祥機構,是我國法律史上負債最高的破產人,也是第一件被宣告破產的地下投資公司。

(記者曾維茂─台北)台北地院昨日裁定龍祥破產後,迅即派員接收龍祥全省資產,主要包括台北市龍普與高雄市京王飯店,並將去函經濟部與各地地政機關、監理所進行破產登記,嚴防資產流失。

法院昨日接收行動主要針對目前尚在營運而有現金流動的龍普與京王飯店,龍普由破產管理人葉大殷及劉志鵬律師以及院方司法人員負責,京王則由古嘉諄與陳錦隆二位管理律師專程南下再由高雄地院司法人員協助,全面清點現金、員工、資產帳冊、財務報表與員工薪資表等各項文件資料,由書記官在財產帳簿上記明截止帳目,作為破產債權與財團債務的分水嶺。

有關經濟部方面,則將迅即對龍祥八大公司進行破產登記,股東則因破產構成法定退股原因而申請登記,將攸關二年內負連帶無限責任的賠償問題。

地政機關,將在接到法院指令後,對龍祥各地資產中的不動產,進行破產登記,如此一切過戶等變更所有權人的行為,都將停止,嚴防脫產舉動。

此外,各地監理單位也將針對龍祥所有的汽車、機車等進行破產登記,如果龍祥擁有其他的商標等權利或船舶等財產,也將由相關權責單位登記破產。

飯店接管後,將於十月二十二日上午以前完成扣押帳戶程序,向金融機關送達帳戶的扣押命令。

【1990-10-21/經濟日報/01版/要聞】
 

bluestap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